當前位置:主頁 > 黑龍江旅游 >

緋色之空 歌詞:鼎新風華40年

來源:星海花樹旅游網   日期:2019-08-13

應時而生

治黃新軍的傾力前行(1975—1985年)

這一時期是萌芽初創階段。黃河水資源保護從無到有,在隊伍建設、站網布局、科學研究等方面實現起步。

1975年,國務院環境保護領導小組指出:水資源保護是一項新的工作,要首先研究黃河的水源保護問題。這一年,國內第一個流域水資源保護機構——“黃河水源保護辦公室”宣告誕生。

機構建立之初,十幾人的黃河水源保護辦公室便全員出動,開始了對黃河污染防治的早期調查。他們分組走訪流域省(區),了解黃河水系污染情況,征求防治污染意見。

1978年,改革開放元年。剛成立的黃河水質監測中心站(現黃河流域水環境監測中心)開始在黃河干流及主要支流入黃口正式開展水質監測工作。在復雜性和特殊性堪稱世界之最的黃河上,開拓一項系統性、技術性都很強的業務領域,少不了科研力量的支撐。同年,黃河水源保護科學研究所(現黃河水資源保護科學研究院)成立。至此,延續至今的監督管理、水質監測、科學研究“三駕馬車”齊頭并進的黃河水資源保護事業基礎格局得以建立。

事業的初創者們在石板搭就的試驗臺上,依靠簡陋的實驗設備,反復檢驗比對,尋找泥沙對監測因子的影響;他們翻山越嶺,尋找典型穩定的采樣斷面。《黃河水系水質監測站網和監測工作規劃》和《黃河水系水質污染測定方法》相繼制定,邁出了黃河多泥沙河流水質監測穩健的第一步。

1983年,第二次全國環境保護工作會議正式將環境保護確定為一項基本國策,納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1984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解決環境保護、污染防治等重大環境問題進入了法制化軌道。1983年,城鄉建設環境保護部、水利電力部對流域水源保護局(辦)實行雙重領導,黃河水資源保護工作在國家層面得到進一步重視加強。

歧路追尋

探索者的初心牢記(1985—1998年)

這一時期是探尋積聚階段。黃河水資源保護面對經濟社會發展而來的黃河水環境問題,在法律法規尚不完備的情況下主動行使保護職責。

20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全面推進,經濟建設如火如荼。而與之不相匹配的則是尚未健全的法制化程度、管理理念、市場配置能力。利益驅動的短期行為,地方保護主義、粗放生產模式未能有效遏制,導致20世紀80年代中后期環境污染問題日趨嚴重。監測資料記載,20世紀90年代,黃河流域干、支流水質Ⅰ~Ⅲ類斷面占65.8%,水質劣于Ⅲ類斷面占34.2%,其中水質劣V類斷面占4.9%,黃河水污染局部問題逐漸成為流域問題。

為扭轉日益嚴重的水污染趨勢,國家加快環境和水立法步伐,《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建設項目環境保護管理辦法》《取水許可制度實施辦法》,一批環境保護法律法規與行業規章的相繼頒布,初步構建了水資源保護法規體系雛形。

1988年,第一部《黃河水資源保護規劃》編制完成,為改革開放過程中的黃河水資源保護工作提供了指導思想和科學的頂層設計。它指出,黃河的治理保護要從單純水質改善轉向水質與水量聯合保護。

這一時期,黃河流域水資源保護工作主要圍繞監督管理職責和任務展開。在協同與地方環保部門進行污染源調查、水污染防治和處置監管中積極發揮自身優勢,主動履職,探索開展流域入河排污口調查、干流納污量調查等。黃河水資源保護從早期單一的水化學分析和污染源調查向協同水污染防治、取水許可水質管理、流域入河排污口調查、黃河干流納污量等多部門、多種類調查延伸。

重壓無懼

勇敢者的砥礪奮進(1999—2012年)

這一時期,經濟社會發展與政府管理理念在碰撞中不斷理性,流域水資源保護機構的法律地位和職能以法律形式界定和明確,黃河水資源保護勇于先行探索實踐,快速發展。

由于流域長期粗放的經濟發展模式和監管滯后,造成工業污染物排放強度“高”,城市生活污水凈化處理率“低”,農業面源污染控制治理“難”。“十五”前后,黃河受納的污染物量已超出自身水環境承載能力,水污染加劇、生態失衡等一系列環境矛盾集中爆發。

2002年,國家重新修訂頒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法》,賦予流域水資源保護行使監督管理的法律職能。黃河流域水資源保護工作也在這一時期實現了“從以往以水質監測為主向以監督管理為主轉變”“從以往比較注重微觀管理向注重流域層面宏觀管理轉變”。

破解水污染困局,需全面研究黃河水污染錯綜復雜的來源和成因,實現水資源量、質結合,功能要求與保護要求相結合的“抓源治本”。黃河水資源保護監督管理通過建立突發性水污染事件快速反應機制,落實新《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法》確立的以水功能區管理為核心的水資源保護制度,先行探索實踐,不斷解決發展難題。

2002年,《黃河重大水污染事件報告辦法》出臺,2003年,《黃河重大水污染應急調查處理規定》頒布,一系列突發性水污染事件應對措施應時而生。在水利系統率先建立起突發性水污染事件快速反應機制,成為這一階段黃河水資源保護監督管理的一大亮點。

與此同時,黃河干支流水系和湖泊水功能區劃開展。不同類型的水功能區,對水資源開發利用起到了規范和指導作用。“十一五”期間,通過嚴格入河排污口設置審批,推動入河排污聯合執法檢查等多項措施,較大程度改善了入河排污口設置排放無序的狀況。2011年,黃河流域入河排污口全面核查在全國率先啟動,基本摸清了全流域排污口家底,為水功能區科學管理打牢了基礎。

黃河,也在悄然回應著人們的努力和期盼。“十一五”期間,黃河流域的水資源保護和水污染防治規劃得到了更切實的落實。以2005年為轉折,黃河干流水質呈好轉趨勢。至2012年,黃河流域水質總體惡化趨勢初步得到遏制,黃河流域水生態保護和修復研究與實踐不斷深入,重要生態敏感地區生態環境惡化的趨勢有所改善。

乘勢騰飛

攻堅者的大道之行(2012—2018年)

黨的十八大首次確立了生態文明建設作為“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一個重要部分。2012年1月,水利部批復黃河流域水資源保護局“三定規定”,在職能配置、機構設置與人員編制方面的拓展和加強,為黃河水資源保護提供強有力的體制保障。

新時期,新起點,黃河水資源保護工作有了新的使命和擔當。在“事業立本、能力保障、規范管理、加快發展”工作思路的指導下,不斷攻堅克難,深入研究推進黃河水資源和水生態保護工作。

2013年,國務院出臺《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考核辦法》,水功能區納污紅線管理成為流域水資源保護工作重心之一。落實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成為新時期水資源保護工作的一項重點。

“十二五”開局之年,“黃河流域主要河湖水生態保護與修復規劃”編制完成。“規劃”提出要以建設黃河水生態文明為目標開展一系列生態保護與修復工作。一幅青山綠水、江山如畫的黃河生態文明建設美好圖景,正在神州大地鋪展。

在城市,第一批水生態文明城市驗收和第二批水生態文明城市試點推進工作有序開展。

在河流,始自2010年的全國重要河湖健康評估工作有序推進。目前已在黃河小浪底—利津河段、小浪底水庫庫區、寧夏內蒙古河段以及黃河小北干流河段開展兩期河湖健康評估工作,新一期黃河大北干流河段健康評估工作也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黃河下游生態流量試點工作將生態流量納入黃河水量調度計劃,深入推進了以生態保護為目標的黃河功能性不斷流實踐。

在河口,早期開展的刁口河故道及尾閭濕地補水生態效果監測及評估等一系列保護與修復研究工作不斷延展。2015年,流域第一個水生態監測及評估體系——“黃河河口三角洲水生態監測及評估”啟動建立。

2017年,“河長制”工作全面推行。水資源保護局深入研究河長制相關政策,探索新形勢下水資源保護管理模式,充分發揮好流域機構在“河長制”工作中的“指導、協調、監督、監測”職能。

鍥而不舍,金石可鏤。如今,黃河淡水濕地面積穩步增長,沙鷗翔集,錦鱗游泳,奏響了生態復蘇的漁舟唱晚。干流城市飲用水水源地、黃河下游及河口三角洲、渤海黃河口水域等受損生態和環境的修復工作得到積極推進,生態環境惡化的趨勢基本得到遏制。水生態文明建設已在黃河流域取得良好開局。

40年,足以使朝氣蓬勃的年輕人青絲生華發,40年,卻能令一項事業從青澀長成“不惑”。黃河流域脆弱的生態環境、巨大的發展壓力,決定了黃河水資源、水生態保護任務的艱巨性、長期性和復雜性。大河安瀾代代相承。新時期,黃河水資源保護工作者有信心,也有決心和能力舉起新時代的旗幟,將保護母親河的使命薪火相傳,在建設流域山青水凈、河暢湖美的美好家園大道上,積極探索,前行不輟。

  • 上一篇:貓咪寶貝麥詞:維拉諾瓦大學和倫斯勒理工學院哪個好?
  • 下一篇:沒有了
  • 星海花樹旅游網 北京旅游 上海旅游 上饒旅游 黑龍江旅游 福建旅游 內蒙古旅游 江蘇旅游 浙江旅游

    北京旅游,上海旅游,上饒旅游,黑龍江旅游,福建旅游,內蒙古旅游,江蘇旅游,浙江旅游

    赛车pk10助赢软件